买卖并不合算?头部互金公司参股银行 打得什么主意?

来源:网贷之家 作者:消金界

近日,拍拍贷母公司信也科技通过公告表示,已完成对福建海峡银行的股权投资,认购2.81亿股新发行股份,持有该行4.99%股份。

头部金融科技公司纷纷入股银行,在近一两年之内已成趋势。乐信参股裕民银行、WeLab在港成立虚拟银行「汇立银行」、玖富集团入股鄂州农商行。

银行大多属于传统金融体系,而金融机构则代表着“新金融”业态,当两种不同生命形态试图融合在一起时,少不了意识形态的纷争、经济层面的纠葛。将历史眼光拉长,有人从这种融合中收益,有人则碰的头破血流。

收益还是亏损,决定因素是什么,信也科技、玖富们入股中尾部银行,又存在哪些风险呢,

会像“民天系”入股包商银行那样,银行最终沦为机构的“提款机”,而被监管喊停吗?

1、表面上的天作之合?

“银行间的竞争压力,也是很大的。”一位银行三方服务人员告诉消金界。

在他看来,目前银行的数量不是太少而是太多。股份制、国有银行,再加上大大小小的中尾部银行合在一起,有数千所之多。

“金融机构所入驻的银行,基本属于T3序列里的尾部银行。”上述人员表示。

以天津金城银行、江西裕民银行为首的民营银行,铺设线下网点时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一般来说,他们只能开设一个线下网点。

这使其在和一些颇具规模的城商行、农商行竞争时,存在极大劣势。此时他们只能选择向线上转型。

但和工农中建交等大行相比,其线上产品能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头部金融科技公司的入股,正好可以为其匹配相应的科技能力。

监管曾明确指出,“银行不得将包括风控在内的核心技术外包”。头部金融科技公司入股后,正好可以从内部给予其科技支持。

“实在不行,这些科技公司派一两个员工成为银行的内部工作人员,从内部给其风控建模、搭建科技基础设施。”该业内人员说道。

从科技公司角度来讲,持有银行牌照后,开展各种业务也能更方便一些,比如信也科技在公共中说的,“双方将在消费金融和小微金融等领域展开合作”。

有些业内人士认为,头部金融科技公司能更方便地从这些银行获取资金。

事实真的有那么简单吗?

2、买卖也许并不合算

“从经济角度来讲,我看不到这笔买卖有任何核算之处。”一位接近监管层面人士告诉消金界。

其中一个原因在于,由于连年亏损,福建海峡银行已经不能算作一个优质的投资标的。

福建海峡银行发布的2019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显示,2018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继续双双下滑,分别为27.41亿元和4.76亿元,同比下降8.85%和26.77%。

要知道,这也是该行营收和净利连续三年下降。在盈利能力方面,2018年该行净息差1.41%,资产利润率0.3%,均连续三年处于回落状态。

祸不单行,进入2019年后,福建海峡银行在合规经营方面也屡现漏洞,被央行开出5罚单,罚金200万元。

“如此差的盈利能力,信也科技这笔投资肯定不是从财务盈利角度考虑的。”上述人士说道,“我能想到的一个点是,信也科技在为这家城商行补充资本金。”

福建海峡银行仅仅是中小银行的一个典型代表。据上述接近监管人士表示,因为长期不规范经营,自股份制银行以下的中小银行,很多银行资产不良率已经居于两位数了。

对于网贷平台而言,银行牌照的“含金量”极具吸引力,城商行、农商行等乱象频出、监管要求不严的银行成为网贷平台入股的最佳目标。

3、业务也许并不合拍

除了糟糕的财务状况,两者原有业务其实并不合拍,也许很难发挥协同效应。

“很多城商行、农商行已经用原有模式运行很多年了,他们习惯了在线下,用人力去搞定业务。”另一位业内人士说道。

他们往往依靠体系里违约成本、包括靠业务员的违约成本、用户的违约成本,去解决坏账问题,容忍率非常低。

百度百科数据显示,福建海峡银行共设有48个营业网点,网点机构从福州向全省乃至省外辐射,在漳州、龙岩、宁德、泉州、温州、莆田等地设立分支机构。

但科技公司所习惯的线上放贷业务,其实是在经营风险,其坏账容忍率很高。他们往往靠大数据、靠概率来反馈逻辑,不停地从大量客户中找寻优质客户,通过上征信等手段解决坏账率问题。

依靠线下放贷银行件均往往在20万以上,而线上放贷总款项常常也就是3-5万。

“两种不同的业务逻辑硬要融合在一起,完全就是小白兔和恐龙的杂交。”上述业内人士说道。

不过好在福建海峡银行已在2007年实现跨区域经营,由地方性银行转变为区域性银行、全国性银行。信也科技入股后,或许可以通过规模优势发挥边际效应,摊薄风险。

对于乐信、信也科技这些美股上市企业来说,入股银行还增加了监管成本。以前这些公司主要负责向SEC披露数据,今后还得面对银监会,作为银行股东接受管理。

业务匹配度不高且增加了监管成本,这些金融机构为何还频频入股银行?

部分业内人士认为,机构往往寄希望于将银行变成自己的“钱袋子”、项目源或为平台增信。

换句话说,科技平台入股银行后,想要更大发挥资金端优势,这样的想法能实现吗?

4、股东纠葛才是难点

有人担心,科技公司入股银行,会不会把后者变成自己的“提款机”?最为典型的案例是“明天系”和包商银行之间的经济合作。

央行在第三次答记者问时明确表示,“包商银行的大股东是明天集团,该集团合计持有包商银行89%的股权。”

央行同时还表示:包商银行的大量资金,被大股东违法违规占用。这为“提款机”之名盖了章。

但现实情况确实,“明天系”和包商银行间的合作仅仅是个例,大多数科技公司只是作为银行的普通财务投资者,并没有那么大的话语权。

毕竟不是谁都能占据银行将近9成的股份。

拿福建海峡银行举例。

企查查数据显示,福建海峡银行股东包括了国家、法人和个人这三类角色。


细查其股东,除了国有资产运营公司外,还包括了市财政局、区财政局这些区域性机构,信也科技并不能占据太大话语权。

“大家都是做生意的,信也科技用了福建海峡银行资金后,如果能在短时期内带来更高收益,其他股东才可能愿意配合你去做其他一些改造,比如线上化和科技化;如果短期内你用我资金不能带来收益,那其他股东凭什么继续信任你,去开展后续工作呢?”上述接近监管人士这样说道。

玖富入股的鄂州农商行监管更为严厉。因为相较城商行,农商行管理更为复杂,是省地两级管理,省属直接进行行政任命,比如行长、董事长都是用这种方式任命的。

如此复杂的内部管理体系,再加上强监管,信也科技、玖富们入股后,或许能在资金层面合作更为顺畅,但很难重现“明天系”情况。

更何况,获取资金后还要面临其他股东所带来的压力。

5、小结

虽然头部科技平台和银行间的合作,看上去要面对原有股东和监管层面的压力,以及业务的不匹配,但双方之前确实有过成功合作案例。

先锋集团入股海口联合农商行,可以给信也科技、乐信、玖富们竖立正面典型案例。

因为先锋是有支付业务的,可以对外提供第三方存管服务。其向海口联合农商拉了很多存管生意。

对于海口联合农商来讲,存管量就是负债,负债体现出来是机构存款,负债上升以后对于注册资本金要求就没有那么强了,因为账面资产量是可以匹配的,资产规模也有相应提高。

科技公司对银行产生价值后,双方后续合作也会顺畅很多。

部分人士认为,头部金融科技公司入股银行,或许是为了集团商誉考虑。比如信也科技入股福建海峡银行的消息发出来后,股价从最低点2.19美元涨到了2.35美元,涨幅达7%。

头部科技公司入股银行是好是坏,或许只有时间才能给出最终定论。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