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高利率!砍头息!“714高炮”披上网络

新金融头条 · 1月前
72 0
[核心提示]

近期,“3·15”晚会曝光过的“714高炮”超利贷,在网络借条平台的掩护下出现复苏的势头。


据媒体报道,通过借贷群中“借条借款”的广告,借款人到某个指定的借条管理平台打借条,几乎不需要任何审查便能下款。但相应的,借款人被收取了高达30%的砍头息,即“签3000元的借条到手2100”,“签1500到手1050”。而且一旦逾期,将按天收取借款金额10%的逾期费用。综合计算下来,该类借款年化利率最高超过了5000%。


在这一过程中,借条平台则以提供借条存管服务的名义,实质性地承担了敏感信息采集、贷后催收等超利贷的关键环节,在某种程度上,与隐藏在幕后的放贷人重构了此前超利贷平台的完整链条。


凭借网络借条平台的工具型属性,超利贷运作得更加隐蔽。值得注意的是,近日,江苏省高院印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建立疑似职业放贷人名录制度的意见(试行)》,明确若同一出借人及其实际控制的关联关系人作为原告一年内在全省各级人民法院起诉民间借贷案件5件以上的,该出借人应当纳入疑似职业放贷人名录。而职业放贷人借贷合同应认定无效。


业内人士认为,建立职业放贷人名录无疑极大利空借条贷平台,此意见的印发,可有力打击以借条模式运作的“714高炮”贷款。


超利贷现新马甲


遭“3·15”晚会点名之后,“714”平台骤减,借条平台悄然火热。


据了解,放贷方只要借贷人提供姓名、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等简单的个人信息即可,基本不加验证,很快就答应放款。之后,双方通过网络借条平台如今借到、米仓云服、借据商行等进行借款协议的签订。最后,再通过支付宝进行个人转账。


不过,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首先,21CN聚投诉上,多位用户反映这类借条贷平台存在收取砍头息的现象。


借款人李先生称,4月27日与某贷方人员在今借到上签订了一份借条。借条内容显示,借款金额1000元,利率24%,还款时间4月29日,出借方式为线下出借。但后续放款时,李先生通过支付宝只收到了700元。


也就是说,这一借款的实际金额是700元,三天后还款1000元,照此计算实际年化利率高达5000%。李先生表示,收取了“砍头息”是普遍做法,虽然借条上填写了金额和利率,但实际上放贷方会将实际的放款以及逾期费率重新口头告知一遍,与借条上的填写数据并不一致。


4月29日,李宏因未能如期还款,向放贷方申请了展期并支付了展期费310元。后又在今借到上补充了展期协议,根据其填写的内容看,还款日期延后到5月1日,展期本金1001.32元,展期利率24%。


另一位侯女士的借款情况显示,3月9日通过打借条借款,借条金额为26000元,实际到手10800元,借款期限为10天;3月18日期满后申请展期,并支付利息5200元;3月27日展期到期后,还款26000元。折合成年化利率,前十天利率为1757%,后十天利率为5137%。


而据网贷第三方平台报道,在借条平台上打借条时,借款人往往被要求提供多项敏感信息。


以借条平台“今借到”为例,今借到针对借款双方提供“补借条”的服务,即通过其他途径完成交易后,仅在今借到平台订立借条留存凭证。但在使用该服务之前,借款人需要强制进行信用认证过程,信用认证的内容包括拍摄身份证原件正反面,人脸及声音录入,以及运营商信息认证,即读取注册手机号在运营商那里储存的通话详单。这一数据会保存在平台的“基础信用报告”中,通话记录详情包括隐去中间四位的通话另一方的号码,以及双方之间的通话次数、时长、短信条数等信息。


对于为什么要认证上述敏感信息,今借到官方给出的理由是“进行信用认证可以详细了解个人信用信息,可以帮助风控,降低风险”。而今借到官方客服则明确表示,出借人看不到借款人的通话详单。


但事实上,近期,多名投诉人均反映,自己在今借到平台遭遇爆通讯录、侮辱谩骂等催收行为。投诉人邱先生在投诉帖中明确表示,“你们确实不放贷,但是你们给高利贷提供了放贷平台以及后续的暴力催收服务,我这可是有录音的,口口声声说是今借到的催收人员。”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在今借到等借条平台上,用户可以签订私人之间的借款协议,而平台则收取相应的服务费,同时一些平台还提供催收服务,同样向借款方收取逾期服务费,这也是借条平台的利润来源之一。


此外,也有发帖人反映,自己资金已经还清,出借方却通过更改头像、姓名信息等,拒不承认收到资金,出借人不销掉借条而是玩起了失踪,但在此期间仍然在计算逾期费用,还有借款人表示,自己在还清借款要求销条时,被出借人勒索额外的费用,否则不给销条。


借条贷还能走多远方?


实际上,网络借条平台成为高利贷帮凶,并非首次。


据业内人士介绍,借条贷是继校园贷、现金贷之后火起来的一种网络借贷产品。与民间传统的高利贷需要面对面打借条不同,借条贷主要通过如借贷宝、今借到、无忧借条等第三方平台打借条,完成借贷过程,借贷双方通过互联网对接,无需见面。“借条贷”号称“黑户也能下款”,一般借款期限为 7天甚至更短,但通常会收取高额的砍头息,不少年化利率超过 2000%。


2017年12月,监管部门强力清整现金贷。禁止从借贷本金中先行扣除利息、手续费、管理费、保证金以及设定高额逾期利息、滞纳金、罚息等。此后,大量现金贷平台从公众视野消失,不过,网络借条平台却凭借其工具型属性,暂时安全着陆。今年“714”平台被整顿之后,走借条平台的贷款开始悄然增多,网络借条平台再度崛起。


尽管今借到多次强调,平台本身不放贷,是提供给借款双方打借条的工具,但从多个描述催收详情并提供具体转账截图的投诉贴中,可以看到放贷方存在明确的分工合作,还款接受方基本由专人负责,账户名大多为“财务”或者“今借到财务”,这表明放贷方是团队而非个体。


这些隐藏在幕后的放贷团伙究竟是谁,与借条平台又是怎样的合作关系,有待进一步排查,但基本可以确定的是,借条平台与隐藏在幕后的放贷团伙,形成了实质上的分工合作,在某种程度上重构了此前超利贷平台的完整运作链条。


由于网络借条和纸质借条同意具有法律效力,国家明文规定电子数据可以作为民事诉讼中的证据提交法庭。若借款人逾期未还,出借人还有最后一个大招:走司法途径。


2018年2月8日,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曾公开审理了16起因借条贷引发的民间借贷纠纷案,被告共计16人,分布在浙江、江苏、福建等地,原告则同为现居浙江金华的陈某。


判决书显示,经法院确认,原告陈某和多名被告均为手机借款软件“借贷宝”的实名注册用户,并且分别通过借某宝分别签订了多份《借款协议》。其中,借款金额由200-500等多份小额借款组成,累积额从1150-1840不等,借期为7天,在协议中约定借款年化利率均为24%,还款方式为借款期限届满后一次性偿还本金和利息。据计算,16名被告共欠原告本金2.6万元未还。


最后法院判定,被告应在判决生效三日内归还原告相应的本金和利息。“如被告未按本判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将依据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江苏省高院印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建立疑似职业放贷人名录制度的意见(试行)》(下称《意见》)。《意见》指出,若同一出借人及其实际控制的关联关系人作为原告一年内在全省各级人民法院起诉民间借贷案件5件以上的,该出借人应当纳入疑似职业放贷人名录。


经审查,原告确系职业放贷人或其实际控制的关联关系人且放贷行为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十九条规定的“不得设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或者从事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业务活动”情形的,相应的借贷合同认定无效,借款人应返还借款本金,并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给付资金占用使用费用。


《意见》要求,各基层人民法院确定疑似职业放贷人名录后,应经中级人民法院汇总后报至省高级人民法院,同时抄送当地检察机关、公安机关和金融监管部门。


江苏高院称,《意见》的下发,目的是为依法惩治“套路贷”和非法放贷违法犯罪活动,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深入开展。业内人士认为,建立职业放贷人名录无疑极大利空借条贷平台,“借条背后是一个个不具备放贷资质的个人贷款人,其发放超高利息贷款无法可依,合同属于无效,不受法律保护。”此意见的印发,可有力打击以借条模式运作的“714高炮”贷款。